《元和圣德诗(并序)》韩愈

投稿:xuelala作者: [我的文集]来源: 时间:2018-08-28 16:01:34 阅读:3

【作品介绍】

  《元和圣德》的作者是韩愈,被选入《全唐诗》的第336卷第1首。此诗之奇,在于举世以五、七律绝为“今体”,以对偶、声律为工的唐代,韩愈独兀兀不群,“寻坠绪之茫茫,独旁搜而远绍”,在已经“过时”的四言诗中,注入新的活力,以古朴、厚重、庄严的《颂》体诗来歌颂唐宪宗的圣德。

【原文】

  元和圣德诗(并序)

  作者:唐·韩愈

  臣愈顿首再拜言:臣见皇帝陛下即位已来,诛流奸臣,朝廷清明,无有欺蔽。外斩杨惠琳、刘辟以收夏、蜀,东定青、徐积年之叛,海内怖骇,不敢违越。郊天告庙,神灵欢喜,风雨晦明,无不从顺。太平之期,适当今日。臣蒙被恩泽,日与群臣序立紫宸殿下,亲望穆穆之光。而其职业,又在以经籍教导国子,诚宜率先作歌诗以称道盛德,不可以辞语浅薄,不足以自效为解。辄依古作四言《元和圣德诗》一篇,凡千有二十四字,指事实录,具载明天子文武神圣,以警动百姓耳目,传示无极,其诗曰:

皇帝即阼,物无违拒;日旸而旸,曰雨而雨。维是元年,有盗在夏;欲覆其州,以踵近武,皇帝曰嘻!岂不在我?负鄙为艰,纵则不可。出师征之,其众十旅;军其城下,告以福祸。腹败枝披,不敢保聚;掷首陴外,降幡夜竖。疆外之险,莫过蜀土。韦皋去镇,刘辟守后。血人于牙,不肯吐口。开库啗士,曰随所取;汝张汝弓,汝鼓汝鼓;汝为表书,求我帅汝。事始上闻,在列咸怒。皇帝曰然,嗟远士女;苟附而安,则且付与。读命于庭,出节少府,朝发京师,夕至其部。喜谓党:汝振而伍;蜀可全有,此不当受。万牛脔炙,万瓮行酒;以锦缠股,以红帕首。有惟其凶,有饵其诱;其出穰穰,队以万数。遂劫东川,遂据城阻。皇帝曰嗟!其又可许!爰命崇文,分卒禁御;有安其驱,无暴我野。日行三十,徐壁其右。党聚谋,鹿头是守。崇文奉诏,进退规矩;战不贪杀,擒不滥数。四方节度,整兵顿马;上章请讨,俟命起坐。皇帝曰嘻!无汝烦苦;荆并洎梁,在国门户;出师三千,各选尔丑。四军齐作,殷其如阜;或拔其角,或脱其距,长驱洋洋,无有龃龉。八月壬午,辟弃城走;载妻与妾,包裹稚乳。是日崇文,八处其宇。分散逐捕,搜原剔薮。辟穷见窘,无地自处;俯视大江,不见洲渚;遂自颠倒,若杵投臼。取之江中,枷脰械手。妇女纍纍,啼哭拜叩。来献阙下,以告庙社。周示城市,咸使观睹。解脱挛索,夹以砧斧。婉婉弱子,赤立伛偻;牵头曳足,先断腰膂。次及其徒,体骇撑拄。末乃取辟,骇汗如写;挥刀纷纭,争刌脍脯。优赏将吏,析圭缀组,帛堆其家,粟塞其庾。哀怜阵殁,廪给孤寡;赠官封墓,周匝宏溥。经战伐地,宽免租赋。施令酬功,急疾如火。天地中间,莫不顺序。魏幽恒青,东尽海浦;南至徐蔡,区外杂虏;怛威赧德,踧踖蹈舞;掉弃兵革,私习簋簠;来请来觐,十百其耦。皇帝曰吁!伯父叔舅,各安尔位,训厥氓亩。正月元日,初见宗祖;躬执百礼,登降拜俯。荐于新宫,视瞻梁梠;戚见容色,泪落入俎;侍祠之臣,助我恻楚。乃以上辛,于郊用牡。除于国南,鳞笋毛簴。庐幕周施,开揭磊砢。兽盾腾拿,圆坛贴妥。天兵四罗,旂常妸娜。驾龙十二,鱼鱼雅雅。宵升于丘,奠璧献斝。众乐惊作,轰豗融治。紫焰嘘呵,高灵下堕。群星从坐,错落侈哆。日君月妃,焕赫婐巵。渎鬼应奏,岳祇峩嶪。饫羶燎芗,产祥降嘏。凤凰应奏,舒翼自拊。赤鳞黄龙,逶陀结纠。卿士庶人,黄童白叟;踊跃欢呀,失喜噎欧。乾清坤夷,境落褰举。帝车回来,日正当午,幸丹凤门,大赦天下。涤濯刬磢,磨灭瑕垢。续功臣嗣,拔贤任者。孩养无告,仁滂施厚。皇帝神圣,通达古今。听聪视明,一似尧禹。生知法式,动得理所。天锡皇帝,为天下主。并包畜养,无异细钜。亿载万年,敢有违者?皇帝俭勤,盥濯陶瓦。斥遣浮华,好此绨紵。敕戒四方,侈则有咎。天锡皇帝,多麦与黍。无召水旱,耗于雀鼠。亿载万年,有富无窭。皇帝正直,别白善否。擅命而狂,既翦既去;尽逐群奸,靡有遗侣。天锡皇帝,庞臣硕辅。博问遐观,以置左右。亿载万年,无敢余侮。皇帝大孝,慈祥悌友;怡怡愉愉,奉太皇后。浃于族亲,濡及九有。天锡皇帝,与天齐寿。登兹太平,无怠永久。亿载万年,为父为母。博士臣愈,职是训诂。作为歌诗,以配吉甫。

【注释】

1、元和:唐宪宗李纯于顺宗永贞元年(806)八月即皇帝位,次年正月改元为元和。此诗元和二年正月作,时韩愈任国子博士。

2、奸臣:指王伍、王叔文等。永贞元年八月,李纯即位后,贬右散骑常侍王还为开州司马,户部侍郎、度支盐铁转运副使王叔文为渝州司户。王还不久死于贬所,叔文次年被杀。十一月,又贬王叔文所用革新派人物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人为南方各州司马,世称八司马。见《旧唐书·顺宗纪》、《宪宗纪》。

3、杨慧琳:夏绥银节度留后,永贞元年十一月反,元和元年三月为夏州兵马使张承金所杀。见《新唐书·顺宗纪》。刘辟:字太初,原为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僚佐。永贞元年八月韦皋卒后,自称留后。召为给事中,不奉命,宪宗被迫封为剑南西川节度使。刘辟意犹未足,求统三川之地,并发兵取梓州,元和元年十月为高崇文所败,擒送长安斩首。见《新唐书·刘辟传》。

4、青、齐:今山东一带。安史之乱后,藩镇李正己、李纳、李师古祖孙三代割据青、齐等十五州达五十余年。元和元年,李师古卒,异母弟李师道表示愿归顺朝廷。宪宗因当时正西讨刘辟,无力东顾,因命李师道为节度留后。见(新唐书·藩镇淄青横海传》。

5、郊天:古代天子春月祭天帝于南郊。告庙:古代天子出行或遇征讨等大事,告于祖先之庙。《新唐书·宪宗纪》:元和二年正月庚寅,朝享于太庙,辛卯,祀昊天上帝于南郊。

6、紫衰殿:唐宫殿名,在大明宫宣政殿北,为皇帝之便殿。

7、穆穆:威仪盛美的样子。

8、职业:指任国子学博士。

9、国子:指国子学生员。《新唐书·百官志三》:国子学设博士五人,掌教三品以上官员子弟、从二品以上官员的曾孙,教授三礼、《毛诗》、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国语》、《说文》等。

10、旸:天晴。《书·洪范》:“曰雨,曰旸,曰燠,日寒,曰风,曰时,五者来备,各以其叙,庶草蕃庑。”

11、踵:追随。近:全诗校:“一作其。”武:足迹。

12、负鄙:依仗边远地区。为艰:为恶,作难。

13、十:全诗校:“一作千。”旅:古代军队的编制单位。据《周礼·地官·小司徒》,一旅约五百人。

14、枝:同“肢”,手足为四肢。披’:分裂,折断。

15、保聚:聚众相保。

16、陴:墙上锯齿状的矮墙。

17、幡:一种垂直悬挂的窄长旗子。

18、守后:留守主持后务。

19、血人:杀人。

20、啖:利诱。

21、帅汝:统帅你们。指向朝廷要求让刘辟做剑南西川节度使。

22、在列:在朝班之中,即在任朝廷大臣。

23、士女:本指成年男女,这里专指男子,即兵士。

24、读命:宣读封刘辟为剑南西川节度使的诏命。《新唐书·百宫志二》:凡册命大臣,则使中书舍人持节读册命。

25、少府:汉代官署名,下置符节令,掌符节。唐朝门下省置符宝郎四人,掌符节,凡命将遣使,皆请符节。见《新唐书·百官志二》。

26、而:你。

27、脔:切成大块的肉。炙:烧烤的肉。

28、帕:缠裹。

29、恇:畏惧。

30、穰穰:众多的样子。

31、东川:唐肃宗后于梓州(今四川三台县)置剑南东川节度使。

32、城阻:城池与险要之地。

33、日行三十:古代军队以日行三十里为限。

34、壁:指筑营垒。

35、鹿头:山名。《新唐书·高崇文传》:鹿头山在成都北面百五十里,刘辟于此筑城,旁连八屯,拒高崇文。

36、顿:屯驻。

37、丑:众。

38、四军:指高崇文与荆、并、梁三节度使的军队。

39、殷:盛,众多。如阜:如山阜不可动摇。《诗·小雅·天保》有“如山如阜”句,《大雅·常武》有“如山之苞,如川之流”句。

40、角:指先头部队。距:雄鸡足后突出之尖骨。比喻后属和侧翼部队。

41、洋洋:气势盛大的样子。

42、龃龉:阻挡,抗拒。

43、壬午:八月二十二日。

44、颠倒:指心神错乱,失去常态。

45、取之江中:据《新唐书·刘辟传》载:高崇文攻克成都后,刘辟率数十骑逃至城外羊灌田,投水未死,为高崇文骑将哪定进所擒。

46、脰:颈项。

47、累累:用绳索绑缚,连接成串。

48、以告庙社:《新唐书》本传载,刘辟被槛送至长安,宪宗于兴安楼受俘,献于庙社,徇于市,然后斩于城西南独柳树下。

49、挛:拘系。

50、砧斧:椹板与斧钺,古代杀人的刑具。砧,同“椹”,使犯人伏其上以受斧斩的刑具。

51、婉婉:年少柔弱的样子。据《刘辟传》,辟子郎超等九人同被处斩。

52、膂:脊骨。

53、撑拄:相互支撑。形容纵横杂乱。《玉台新咏》卷一三《饮马长城窟行》:“君不见长城下,死人骸骨相撑拄。”

54、写:同“泻”。

55、脍,细切的肉。脯:晒成干肉。

56、扶:持,握。缀组:佩带印绶。组,丝带,用以系印。

57、庾:粮仓。

58、廪:官府发给粮食。据《新唐书·宪宗纪》载,元和元年诏,阵亡者供给其家属五年之粮。

59、赠宫:朝廷给已死者追封官爵。封墓:增土加高坟墓,表示加礼尊宠死者。

60、溥:广大。

61、赋:原作“簿”,据《四库全书》本《韩集举正》校改。《新唐书·宪宗纪》,元和元年十月甲子,诏减剑南西川、东川、山南西道三地本年的赋税。

62、幽恒青魏:都是当时藩镇名。幽指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,恒指成德军节度使王士真,青指缁青平卢节度使李师道,魏指魏博节度使田季安。

63、徐蔡:徐州、蔡州。徐州指武宁军节度使张愔,蔡州指彰义军节度使吴少诚。

64、区外:华夏以外。杂虏:对中原以外各少数民族的蔑称。母怛:恐惧。赧:羞愧。

65、踧踖(cù jí):敬畏不安的样子。

66、簋簠:古代祭祀宴享时盛稻粱的两种器物。簋圆口两耳,簠呈长方形,有四短足。这里指称礼仪。

67、请:渴见。觐:古代秋季朝见天子曰觐。

68、十百其耦:《诗·周颂·噫嘻》:“十千维耦。”耦,一对,一双。全诗校:“一作数。”

69、伯父叔舅:周天子称同姓大国诸侯为伯父,同姓小邦诸侯为叔父,异姓大国诸侯为伯舅,异姓小邦诸侯为叔舅。这里指各地节度使、州郡长官。

70、氓:农民。

71、荐:祭祀。新宫:指顺宗庙。

72、梠:屋檐。

73、上辛:农历月初的第一个辛日。古代郊祭天帝用辛日,据说是表示君主“斋戒自新”之意。见《礼记·郊特牲》郑玄注。

74、牡:公牛。

75、除:扫地祭祀。国南:国都之南,即南郊。

76、庐幕:古代郊祭时临时张设的帐篷。

77、揭:高举。磊砢:高大的样子。

78、兽盾:即虎盾。唐人避讳,改虎为兽。腾拏:跳跃牵引。形容张牙舞爪,相搏斗的姿态。

79、圆坛:祭天用的圆形高坛。帖妥:稳妥、合适的意思。

80、旂常:都是旗名。旂上画龙,竿端系铃,常上画日月。婀娜:随风摇曳的样子。

81、龙:八尺以上的大马。十二:《周礼·夏官·校人》说,天子御马十二厩,六种毛色。函鱼鱼雅雅:形容队伍行进的样子,或如群鱼相继而进,或如鸦成群而行。雅,与“鸦”同。

82、丘:即圆丘。

83、斝:一种圆口三足的盛酒器。

84、轰豗:众乐齐作声。融冶:和洽。

85、嘘呵:指烟火上升。

86、高灵:指昊天上帝。

87、侈哆:张口的样子。

88、妃:配偶。指月。

89、焕赫:指日。婐巵:柔美。指月。

90、渎鬼:江、淮、河、济四渎之神。《礼记·王制》说: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,五岳比三公,四读比诸侯。檬鸿:广大的样子。

91、岳祇:五岳之神。峩嶪:高峻。

92、饫:饱食。沃:丰美。膻:祭祀时烧烤牛羊肉的气味。芗:黍粱的香气。

93、嘏:福。

94、应奏:应乐而至。奏,进。

95、赤麟黄龙:麟、龙与风凰、龟古称四灵,为祥瑞之物,古人认为圣人出世或帝王有德则四灵至。

96、逶陀:同“逶迤”,曲折宛转的样子。

97、呀:笑;笑声。

98、失喜噎欧:因高兴过度而导致食物梗塞和呕吐。

99、褰举:飞升。褰,通“蓦”。四丹风门:唐朝大明宫南面有五门,居中的门叫丹凤门。见《唐六典》。

100、刬:铲除。磢:用瓦石磨去污垢。

101、续功臣嗣:使功臣的子孙后代袭封官爵。

102、耇:德高望重的老年人。

103、孩养:当作孩子来抚养。无告:有痛苦而无处告诉的人。指鳏、寡、孤、独。《孟子。梁惠王下》:“此四者,一天下之穷民而无告者也。”

104、听聪视明:《书·太甲中》:“视远惟明,听德惟聪。”

105、绨:粗厚的丝织品。纻:用竺麻为原料织成的粗布。

106、窭:贫困。

107、怡怡:和悦的样子。愉偷:和颜悦色。《论语·子路》:“兄弟怡怡。”又《乡党》:“私觌,愉愉如也。”

108、太皇后:《新唐书·宪宗纪》:“元和元年五月辛卯,尊母王氏为皇太后。”

109、浃:沾润。

110、濡:沾润。九有:即九域。指整个统治区域。

111、为父为母:即为民父母的意思。《书·泰誓上》:“直聪明作元后,元后作民父母。”

112、职:主,掌管。训诂:指以经籍教国子生。训,释物之形貌;诂,解释古书字义。

113、吉甫:周宣王大臣,《毛诗序》说他作《诗·大雅·崧高》、《烝民》、《韩奕》、《江汉》等诗赞美宣王。

【创作背景】

  元和是唐室中兴的年代,也是唐诗经中唐初期步入低谷之后,再度繁盛的年代。诗人韩愈经数年远贬岭外蛮荒之地后,又于公元806年(元和元年)初,迁移湖北江陵府任参军。旋召入京,任国子博士。身受洗雪、拔擢之恩,其感激可知;况又躬逢盛世,故诗人饱蘸激情,于公元807年(元和二年)旧历正月,撰此不同凡响的奇诗。

【赏析】

  此诗之奇,在于举世以五、七律绝为“今体”,以对偶、声律为工的唐代,韩愈独兀兀不群,“寻坠绪之茫茫,独旁搜而远绍”,在已经“过时”的四言诗中,注入新的活力,以古朴、厚重、庄严的《颂》体诗来歌颂唐宪宗的圣德。

  此诗之奇,又在于当时诗人多以抒情为能,韩愈却常以叙事见工。何况此诗写的不是生活琐事,而是过去一年中发生的种种军国大事:宪宗继顺宗之后,革去德宗的弊政;一改自肃宗以来的姑息藩镇之国策,以武力平定杨惠琳、刘之叛,国势因之大振。诗人用古文谋篇布局之法写诗,于头绪纷繁之中,立主干、删枝蔓。主干部分于“指事实录”之际,渲染、夸张;枝节部分,以简括凝炼之笔带过,使之虚实相映,前后照应,脉络分明。

  元和中兴,首先在于平叛削乱。元和元年,翦除二逆。其中,杨惠琳所窃据之夏州,地狭民稀,王师才出,祸首即为其部将所斩:其事尚不足以扬国威。故第一段自“皇帝即阼”至“降幡夜竖”共二十句,实写平叛,仅用“出师征之”等八句,简括朝廷之师,有征无战,全在于宪宗即位“物无违拒”,不言圣德而圣德自见。

  自“疆外之险”至“训厥氓亩”为第二段。这一段可分两层。前层写平定西川之乱的终始。西川地险民富,是唐代最大、最重要的藩镇之一。其地之治乱,足以牵动政局,故韩愈特以浓墨重采,不惜渲染。平乱一役,高崇文为主帅,然诗中先以“皇帝曰然”“皇帝曰嗟”“皇帝曰嘻”三个排比句提调,继以“爰命崇文,分卒禁御”、“崇文奉诏,进退规矩,战不杀,擒不滥数”等语暗示,足见高崇文之所以能“长驱洋洋,无有龃龉”;刘束手就缚“若杵投臼”,是因为宪宗“睿谋英断”,善于使用和指挥将领之故。后层自“周示城市”以下,写宪宗诛戮叛党,优赏将吏,恩威并用,强藩畏威怀刑,入京朝觐。其中“解脱挛索……末乃取,骇汗如写(泻),挥刀纷纭,争刌脍脯”十句,刻画腰斩叛党、寸剐首恶的场面,描写之精细,足以使人怵目惊心。它充分体现了韩愈以“丑”为美、以“恶”为美的美学观点。它与传统的“温柔敦厚”的诗教相悖,为此颇遭非议。但是放到历史的环境中去看,特别是和刘犯下的荼毒两川生灵的罪行合看,这类血淋淋的描写,在藩镇跋扈的中唐,确还有敲山镇虎、以杀止杀的威慑作用。张栻曾说:韩愈写此,“盖欲使藩镇闻之,畏罪惧祸,不敢叛耳。”

  第三段自“正月元日”至“仁滂施厚”,写元和二年正月,宪宗、以成功告太庙、祀昊天上帝于郊丘、大赦天下。事前“阴晦浃辰”,至期“景物晴霁,人情欣悦”(《旧唐书·宪宗纪》),诗人据此衍为“卿士庶人,境落褰举”之句,以古朴生动、奇险独造之语,形容士民欢欣之状;既与起句曰“旸而旸”遥遥呼应,又为后文歌颂皇帝“神圣”,作一铺垫,笔其灵动之极。

  自“皇帝神圣”而下,是诗人的善颂善祷,也是全诗的结穴。诗分“神圣”“俭勤”“正直”“大学”四方面称颂宪宗圣德。其下,均有“天锡皇帝”“亿载万年”与之相应,构成一连串的排比句,与前散在一、二段的“皇帝曰嘻”等五个排比句一起形成韩诗特具的气势,充分表达了诗人对未来的信心。与古文式的结构相应的,是古文式的句式、字法。这类“以文为诗”的特征,此诗也相当明显。诗中不仅有“告以祸福”“汝鼓汝鼓”之类运用古文文法的倒装句、省略句和以名词作动词的古文句,也有上文已述及的排比句,更有大量“以锦缠股,以红帕首”“侈则有咎”“多麦与黍”“爰命崇文”之类并不省略介词、连词和语气助词纯粹古文化的句子。在句式构成上,既有“战不贪杀,擒不滥数”之类的“一、三”句式,也有“续功臣嗣”之类的“一、二、一”句式,还有“事始上闻”之类的“一、一、二”句式,这类句式大都音节拗口,与习见的“二、二”句式,判然有别。在大量的“二、二”句式中,错落有致地安置一些排比句式和结构特殊、音节拗口的句式,犹如长江大河之中,既有万流奔壑、一泻千里的巨响,也有“幽咽泉流冰下难”之声,更有水流平川、潺潺泠泠之音。律化的诗篇,固然有圆润、和谐之美;而诗中杂有各种拗句也别有情趣。特别是在听多了悦耳音韵之后,初聆此类别致的声响之后,尤有情趣。这是韩愈以“不美”为美的美学主张能被相当一部分人接受的原因之一。

  基于韩愈的性格,他在诗中常选用一些能体现感情色彩或力度的字,如“血人于牙”的“血”,“施令酬功,急疾如火”中的“火”,“掷首陴外”的“掷”,“帛堆其家,粟塞其庾”的“庾”,这都体现了他对狠、对奇的追求。不仅如此,他还善于运用出人意表的词语,形容出人意表的情事。如打噎、呕吐之词,一般用以表示病痛;韩愈却用“失喜噎欧”来形容士民欣喜若狂的情态。“下堕”是个不太恭敬的词,韩愈却用“高灵下堕”来描写由于宪宗至诚格天,神灵急速下临享祀之状。凡此种种,均可见韩愈出奇制胜,奇而多姿的特点。

  此诗结句,韩愈有“作为歌诗,以配吉甫”之语,隐然以周代尹吉甫作《嵩高》等诗美周宣王自拟。但是韩愈并不是简单地句摹字仿,而是“师其意,不师其辞”,或点窜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,或自造伟辞;常将一些古雅凝重之句与清妙易晓之句连用,如“军其城下,告以祸福。腹败枝披,不敢保聚”中的“腹败枝披”,初读令人费解,但通读之后,便知此句是描写叛逆杨惠琳全军溃散之情状。又如“皇帝曰吁!伯父叔舅,各安尔位,训厥氓亩”,联系上文,也可以知晓“伯父叔舅”是沿用古语,以指强藩;句意是命他们各安职守,训导百姓安居乐业。明人胡震亨说:“柳州之《平淮西》(即《平淮夷雅》),最章句之合调;昌黎之《元和圣德》,亦长篇之伟观。一代四言有此,未觉《风》《雅》坠绪”(《唐音癸签》卷九)。认为韩愈此诗,虽具《雅》味,还不及柳宗元《平淮夷雅》“最章句之合(《雅》)调”。其实,韩愈此诗可贵之处,正在于“点窜《尧典》、《舜典》字,涂改《清庙》、《生民》诗”(李商隐《韩碑》),这类经他“点窜”、“涂改”过的诗句,既不失古雅之味,又带有若干唐代的气息,再辅以大量文从字顺的诗句之后,古雅而“佶屈聱牙”之句,已不再是阅读上的“拦路虎”,而成为诗人独特风格的体现。这种“茹古涵今”,富于创造性的精神,是韩愈诗风的本质,也是他所以能超越同辈,于李杜之外,别开一派的根本原因。

【作者介绍】

  韩愈(768—824) 字退之,洛阳人,文学家,世有韩昌黎、韩吏部、韩文公之称。三岁即孤,由嫂抚养成人,贞元进士。曾官监察御史、阳山令、刑部侍郎、潮州刺史、吏部侍郎,卒赠礼部侍郎。政治上既不赞成改革主张,又反对藩镇割据。尊儒反佛,比较关心人民疾苦 。

  韩愈在文学上主张师承秦、汉散文传统,积极倡导古文运动,提出“文以载道”、“文道合一”的观点。《师说》、《进学解》等,皆为名篇。韩诗力求创新,气势雄伟,有独特风格,对宋诗创作影响较大,延及清代 。有《昌黎先生集》。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“本站”的王维的诗全集栏目。(http://www.xuelaxuela.com)

【繁体对照】

  元和聖德詩(並序)

  作者:唐·韓愈

  臣愈頓首再拜言:臣見皇帝陛下即位已來,誅流奸臣,朝廷清明,無有欺蔽。外斬楊惠琳、劉辟以收夏、蜀,東定青、徐積年之叛,海內怖駭,不敢違越。郊天告廟,神靈歡喜,風雨晦明,無不從順。太平之期,適當今日。臣蒙被恩澤,日與群臣序立紫辰殿下,親望穆穆之光。而其職業,又在以經籍教導國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