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代寄情,楚词体》(作者:李白)唐诗赏析

投稿:xuelala作者: [我的文集]来源: 时间:2018-10-12 10:08:44 阅读:4

【作品介绍】

  《代寄情,楚词体》的作者是李白,被选入《全》的第184卷。这是一首骚体诗。此诗当是作者为许氏夫人所写的悼亡诗,写得真实感人,深情率真,也寄托了作者自己志向不能申,仕途不可求的悲哀之情。


【原文】


  代寄情,楚词体


  作者:唐·李白


君不来兮,徒蓄怨积思而孤吟⑴。
云阳一去已远⑵,隔巫山渌水之沉沉。
留馀香兮染绣被,夜欲寝兮愁人心⑶。
朝驰余马于青楼⑷,怳若空而夷犹⑸。
浮云深兮不得语,却惆怅而怀忧。
使青鸟兮衔书⑹,恨独宿兮伤离居⑺。
何无情而雨绝⑻,梦虽往而交疏。
横流涕而长嗟⑼,折芳洲之瑶华⑽。
送飞鸟以极目,怨夕阳之西斜⑾。
愿为连根同死之秋草,不作飞空之落花。


【注释】

⑴《楚辞·九辩》:“蓄怨兮积思,心烦憺兮忘食事。”
⑵《子虚赋》:“于是楚王乃登阳云之台。”孟康注:“云梦中高唐之台,宋玉所赋者,言其高出云之阳也。”王琦按:诗意正暗用《高唐赋》中神女事,知“云阳”乃“阳云”之误为无疑也。
⑶曹摅诗:“薄暮愁人心。”
⑷《楚辞·九歌》:“朝驰余马兮江皋,夕济兮西澨。”
⑸《楚辞·九歌》又云:“君不行兮夷犹。”王逸注:“夷犹,犹豫也。”
⑹沈约诗:“衔书必青鸟,嘉客信龙镳。”
⑺《九歌》:“将以遗兮离居。”
⑻傅玄诗:“昔君与我兮形影潜结,今君与我兮云飞雨绝。”雨绝:一作“两绝”。
⑼《楚辞·九歌》:“横流涕兮潺湲。”
⑽《楚辞·九歌》又云:“采芳洲兮杜若。”王逸注:“芳洲,香草丛生水中之处。”又《九歌》:“折疏麻兮瑶华。”王逸注:“瑶华,玉花也。”谢灵运诗:“瑶花未堪折。”李周翰注:“瑶花,麻花也,其色白,故比于瑶。此花香,服食可致长寿,故以为美。”
⑾刘琨诗:“夕阳忽西流。”


【作品译文】

你不来啊,让我思绪千万,怨恨深深,独自行吟。
你一去云中阳台就不返,远隔巫山千重浪。
绣被丝衾上染满了你的体香,夜晚睡觉时总让心愁肠断。
次日清晨早起,骑上骏马就朝青楼奔驰,心恍惚啊犹豫,最终没有进去。
我们深隔浮云啊不能相见聊天,惆怅不尽啊满怀忧郁。
想请青鸟给你捎信,别离独居的滋味真难受。
天公为何如此无情?而使我们云雨断绝,仍然可以梦见你,可是很少交流。
只见你泪流满面,连连叹息,我在鲜花开满的沙洲采一握白色鲜花给你。
你却目送远去的飞鸟,望着西去的夕阳哀怨不断。
我宁愿与你一同死去,就像那连根同死的青草,也不愿意独自留在人间。


【赏析】

  诗以言幽微之情,或许流源于西汉董仲舒、东汉何休的“公羊学”(专力发挥《春秋》的“微言大义”),或者说导源于《春秋》,故而最忌浅白,特别是涉及政治,涉及抱负者,更常隐喻于香草美人幽人怨妇,或者也是屈原楚辞滥觞所致.故而即便如李白这位“此天上谪仙人也”也不能免俗。李白具有盛唐时代文人的自豪感与自信心,故而有着恢宏的功业抱负,所谓“申管晏之谈,谋帝王之术,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。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”(《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》),就是他最执着的人生信念。但仕途不得畅意,终身依人而存,“我以一箭书,能取聊城功。终然不受赏,羞与时人同。”(《五月东鲁行答汶上翁》)可谓自诉悲哀之情矣,《代寄情楚词体》亦是这种幽情寄托。


【作者介绍】

  李白(701年2月28日-762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唐朝诗人,有“诗仙”之称,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。汉族,出生于西域碎叶城(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),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(巴西郡)昌隆县(712年更名为昌明县,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),祖籍陇西郡成纪县(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)。其父李客,育二子(伯禽、天然)一女(平阳)。存世诗文千余篇,代表作有《蜀道难》、《行路难》、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、《将进酒》等诗篇,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。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,享年61岁。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“本站”的李白的诗全集栏目。(http://www.xuelaxuela.com)

  李白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,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,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。洒脱不羁的气质、傲视独立的人格、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,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。他往往喷发式的,一旦感情兴发,就毫无节制的奔涌而出,宛若天际的狂飙和喷溢的火山。他的想象奇特,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,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。


【繁体对照】

《全唐詩》卷184_41【代寄情,楚詞體】李白

君不來兮,徒蓄怨積思而孤吟。

雲陽壹去已遠,隔巫山綠水之沈沈。

留餘香兮染繡被,夜欲寢兮愁人心。

朝馳余馬於青樓,怳若空而夷猶。

浮雲深兮不得語,卻惆悵而懷憂。

使青鳥兮銜書,恨獨宿兮傷離居。

何無情而雨絕,夢雖往而交疏。

橫流涕而長嗟,折芳洲之瑤華。

送飛鳥以極目,怨夕陽之西斜。

願為連根同死之秋草,不作飛空之落花。